时光倒流
 

发布时间: 2015-11-07 浏览次数: 12

    假如时光倒流,我能做什么?
  这个时候我坐在冬天的北回归线上怀恋从前。

  从前的你还只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笑容满面的小女生,你的小酒窝不经意间就让整个季节陶醉其中。眼眸明亮。笑容里没有尘俗的悲愁。

  而今我站在喧闹肮脏的公车站牌下翘首。期待从过往的某辆公车上走下来的你。

  冬天的上午,有风吹来,扬起灰蒙蒙的尘埃。我猜想许久不见的你,可曾有了改变。从前的那个前桌,那个让人心生暖意的小麻雀,如今是不是变成了大凤凰。

  我渴念看到不一样的你,却又害怕看到太多的改变。所幸,你的出现在我的意料之中。

  装作仰天,看不见你们,这是我土到掉渣的捉弄方式。

  你和阿敏,那个曾经看我的小说看到眼睛发红的女生。我看到你们相携着走来,拉直了的头发在风中飞扬。短裙,长靴,一点不似高中时代那个不善修饰,头发只是简单地束起来,看书看到累得时候会用手揉揉眼睛的你。

  那个时候,我们的课桌上堆放了高高的一叠复习资料。在诸如《完形填空100道》或者《金考卷》填补起来的那些罅隙间,似乎空气也混杂了一丝压抑。聊以慰藉的理由,便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解决了某份模拟卷或者选择题的答对率达到了历史以来最高的水平。每天生活在复习预习和作业包围起来的狭小空间里,算计着如何挤压出的时间来背诵英文单词或者记住某道数学题的解题方法。三角函数、立体几何、解析几何……好多曾经念念不忘的名词如今回首的时候陌生到哑然。

  今天一群老同学在办公室里和高三的数学老师寒暄的时候,拿起了一份高三的数学卷子,却发现没有一道题是我会做的。头脑一片空白,仿佛你处心积虑吸取的那些营养因为一次大病而消失殆尽。它们悉数还给了曾经的旧时光。还给了曾经那段因为谋取高分而惨淡经营的岁月。

  像是断裂的东非大裂谷,无尽的失落感和膨胀的虚空次第埋葬。

  与疾奔而去的时间背道而驰。

  而我,依然还是那个嘻嘻哈哈口无遮拦的少年。今晨,躲在被窝里想象重回母校的光景。无数可能的片段弥合了现实和想象之间的缝隙,些许的激动,让处于半睡眠状态的意识苏醒过来。

  天空高远,日光倾斜。

  我看到风吹动房间的窗帘。

  想起昨晚,与几个初中的同学相聚。都是那时候可以用“猪兄狗弟”来形容的关系。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孩子,也无法追究什么原因让一个老师眼中的乖乖学生和一群经常逃课、喝酒、吸烟、打架的所谓问题学生混迹一块。没有参与他们的危险活动,却好似一块八面体,以任何一面吻合他们的某些观点和举止。

  后来毕业的毕业,辍学的辍学,天涯海角,各自离散。许久不曾联系,彼此间隔着看不见的河流,我可以听见河水汩汩流动的声音,它绕过我们中间空白的那些时间,然后一路向前。这段时间,我们各自行走在虬乱的轨道上。有人夹缝求生,有人一路凯歌。

  我无权知道这么长久的时间,他们以怎样的状态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有人做生意,有人打工。

  如今我所看到的,是在社会里摸滚打爬了许久的,有着历练眼神和成熟举止的社会青年。如此描述他们,并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味。只是,这些年来,彼此因了初中的美好岁月而将关系牵连着延续至今。

  那个时候的你们,曾有一次因为打架而被集体叫到教导处。也曾是轰动一时的事情。记过的记过,受伤的受伤。惊心动魄的片段我没有经历过,我没有和你们出生入死过,但不忍心看到你们在残酷的打架斗殴里维护着彼此的尊严。

  贝克,曾经我们是那样如胶似漆的兄弟。隔着一层楼依然每天像是恋爱中的小孩子一样写纸条。只因老师的一句话,你便决意抛弃那些颓唐的日子。我们的朋友关系确立得如此简单。之后便是每日的形影不离,在初中那些接近透明的时光里,因你,认识了后来的这群人,阿友,丹,弟仔,蚯蚓,老赤……和你还有阿友应该是走得最近的。而今,只有我和阿友二人还在大学校园里踽踽独行。

 

黄山学院 版权所有

南校区: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西海路39号(245041)北校区: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戴震路44号(245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