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灭
 

发布时间: 2015-10-25 浏览次数: 9

    那天安佳对天然说,上海有一场烟花会,你会不会来看。18岁,安佳在学校里做优异的校刊主编,有一贯优等生的温和与隐藏着的为人所不知的气息。她有一张精致的脸与漂亮的外交手段,生活平静而完美,唯一不能让人了解的是那一手文字,反常的凄冷与淡漠。如果没有任何的意外,生命便如疼痛般亦可生生不息。我始终就是淡漠的人,她说。安佳记得小时候喜欢栀子花,那么欢喜,从集市上买来别在白色的衬衣上面,一路欢愉蹦跳笑容甜美。她记得外婆的笑容,记得她给她买的第一颗糖果,味道很特别,有一种甜腻的感觉在舌尖缠绕。多年以后的面容变得那么模糊,但是味道却一直留存下来。那个时候的安佳是一个高贵、美好的孩子,学习钢琴并且有一种天生的号召力,明亮的笑容一直让同龄的孩子无可比拟。小时候,她喜欢看焰火。

  有时天然问她,你为什么不快乐,我对你不好吗。她抬头看着他,她觉得他是无辜的没有错误的,她的不快乐抑或是冷漠原本与他无关。我原本就是个冷漠的人,她笑着说,笑容甜美,如同10岁那年一样。她没有想要试图告诉他关于她的过去,曾经有过后来忘记了。有时候她很想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很寂寞的时候,希望被人拥抱,一下就好。但是每次想要张开嘴巴,眼泪就会涌出来,然后只好抬起头,让眼泪倒回去。说,天然,抱抱我好吗?轻声地请求。有时候他不在她的身边,她打电话给他,他会轻轻在那边说我爱你,然后她的眼泪就这样轻轻地落了下来。

  喜欢一段音乐,取自电影《洛丽塔》,喜欢那个女孩子,那种纯粹的感情在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消失不见。很久以前有人给她算过命,说她是个才华非凡与众不同的女孩子,但是眼角有颗褐色的泪痣,手掌心的纹路过于的曲折,所以命会不太好。她一直不相信。那天她把他的手掌摊开,她说,天然啊你的手心纹路很顺畅啊,呵呵不像我,那么曲折,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他拍拍她的头说,碰到我以后你会顺起来的,相信我。然后她笑开了,甜美的样子,那一刻她觉得她是一个孩子,很小很小的孩子,用单纯的承诺抵挡命运,安静的相信着这个人的爱,相信着这一刻的单纯与快乐。他给她买可爱多的时候,她说你是第一个给我买可爱多的人。他说,这有什么,要买的话以后要买宝马。然后她又笑,她知道他未曾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她的眼泪轻轻落下来,滴落在生命的第一个可爱多里。然后她记得那天他吻了她,非常温暖的感觉,轻轻地包围了漂泊了18年的生命。

  她不晓得自己是不是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就好像那些美丽的承诺和爱过自己的那些人最后总是不断的消失。然后她对他说,其实我是一个很寂寞的人,需要不断地被爱填补。或者因为爱的缺失所以每一刻都在恐惧中度过,如同一个已经被吃坏的胃,索求无度而且伤痕累累。然后她望着他,她说,承诺总是离生活那么远,给我承诺的人最后总是会消失。比如颜夕。颜夕。她说。他曾经给过我承诺。

  我曾经以为我会与他在一起,与给予我生命里的第一种温暖的人一起,然后我发现诺言总是销毁的轻易而且不留痕迹。以前有个电影叫做《玻璃之城》,黎明对舒淇说,怕什么,我总是会来娶你的。结果电影里只用了短短几秒钟就毁了这个诺言,这种等待却没能消退,剩下的只是无止境地伤害。如果承诺不能被完全拥有,那么就只有绝望,宁可不要有希望也总好过希望后的绝望。

  遇见颜夕是13岁的记忆。

  隐藏在意志里的某种不安全感和震慑的疼痛,层层叠叠,无可比拟的展延。

  她始终相信,有些事情,在第一个瞬间就已经被注定。

  那年的秋天,安佳记得。她记得,他的眼睛和他的笑容。

  他说,我叫谈颜夕。他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姓,用漂亮有曲折的粉笔字。她听见下面有女生惊讶的声音崇拜的声音。她见着他冷峻的笑容,明亮的眼睛骄傲的眼神。她始终相信,有些事情,在第一个瞬间就已经被注定。

黄山学院 版权所有

南校区: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西海路39号(245041)北校区: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戴震路44号(245021)